新型免疫疗法PD-L1挽救了有家族癌症遗传史的拜瑞


从2013年10月,拜瑞参加了丹娜法伯/布列根和妇女Lowe胸腔肿瘤中心有关一种新型免疫检测点抑制剂的临床试验。PD-L1抑制剂是一种利用人自身免疫系统抗击癌细胞的免疫治疗药物。丹娜法伯(Dana-Farber/Brigham and Women’s Cancer Center)的Gordon Freeman博士是免疫疗法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。 相关研究可以追溯至1980年代,2000年,Freeman博士发现了PD-L1蛋白以及其与机体癌症免疫应答的联系,为同领域科学家提供了新的研究方向。过去拜瑞被告知仅能活两年,而如今在Christopher Lathan博士的治疗照料下,拜瑞不仅身体状况非常好,还有机会见Freeman博士——他是奠定PD-L1新疗法研究成果的背后科学家。

拜瑞说 “从一开始使用免疫疗法药物,我就知道会有疗效。我可以感到自己身体在发生变化——疼痛, 神经病变,所有的症状开始消退。我体内的肿瘤缩小了大约25%。

“从那以后,我的状态都很好。我可以骑自行车,做任何我想做的事。我并没有感到自己在进行任何治疗。我不用整日病恹恹地卧病在床、生活受到各种限制。现在我活得很丰富、很充实。

“当我回顾我的家庭时,我的母亲,我母亲的母亲以及妹妹都死于癌症。他们都像我一样进行了化疗和放疗。但我能够参加这样前沿的、能帮助这么多人的治疗,我感到这是上帝冥冥之中给我的恩惠。”

阅读全文